首頁 / 國際 / 正文
  • 追蹤
  • 檢舉

41人命喪俄航:是雷擊,還是這屆乘客不行?

摘要:由於莫斯科機場當時地面氣象條件較複雜,且飛行員可能受到雷擊返航因素影響幹擾了心態影響了操作,在飛機著陸時下降速率較大而導致重著陸並發生彈跳。由於剛起飛就返航,且執飛的航線為莫斯科到摩爾曼斯克,航程為1447公里,在降落時飛機內至少裝有8噸左右的燃油,且飛機載員78人接近滿客,這大大超出了SSJ100的最大著陸重量。

5月5日莫斯科當地時間18時17分,俄羅斯航空SU1492航班從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飛往摩爾曼斯克,在起飛後不久疑遭雷擊選擇返航降落。在降落中飛機重著陸發生彈跳並隨之引發大火,在事故中共有40名旅客與1名機組身亡。

 

失事飛機為蘇霍伊超級噴氣機100,即SSJ100型。該飛機為蘇聯解體後俄羅斯首個國產支線飛機,通過了FAA(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適航審定,失事的型號最大載客95人。這次在莫斯科的空難為SSJ100第二次空難事故。

由於今次空難發生在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這一繁忙的機場,因此現場有不少視訊與照片,這也為事故分析提供了不少便利。

從視訊來看,這架失事SSJ100在降落時下降速率較快,並且在第一次降落時重著陸使飛機彈跳起來,並隨後立即第二次降落。在第二次降落時飛機尾部與地面摩擦,並很快產生大量濃煙和火焰。飛機拖著烈焰在跑道上高速滑行後急轉停下,旅客從飛機前方緊急出口撤離。

事發時謝列梅捷沃機場天氣報為:

UUEE 051500Z 14003G08MPS 9999 FEW060CB 17/13 Q1012 R24L/290045

R24C/290045 NOSIG

風向140,風速8米每秒,能見度大於等於10公里,少雲底雲高1800米,溫度13-17度。

從氣象報告來看,當時地面氣象條件不佳,風速最大達到了16節,風向140與跑道240方向形成側風,而從現場環境來看,當時可能剛下完雨或者下著小雨。

有媒體報道稱,飛機遭到了雷擊導致機上部分電子裝置失靈,飛行員選擇返航。從FR24的資料來看,SSJ100起飛後上升到1萬英尺就下降高度開始返航,從當時的氣象條件來看確實不能排除遭遇雷擊的可能性。

接下來筆者就現場痕跡進行分析。

空難分析

失事的SU1492航班於18時03分起飛後,於18時29分降落時墜毀。從視訊中看,飛機並沒有部門媒體所報道的發動機在空中被雷擊起火的痕跡,發動機雷擊起火也不符合飛機設計原則,現場影像也直接否決掉了這一點。

從圖中可以看出,在第二次重著陸之前飛機沒有任何起火痕跡

由於剛起飛就返航,且執飛的航線為莫斯科到摩爾曼斯克,航程為1447公里,在降落時飛機內至少裝有8噸左右的燃油,且飛機載員78人接近滿客,這大大超出了SSJ100的最大著陸重量。

由於莫斯科機場當時地面氣象條件較複雜,且飛行員可能受到雷擊返航因素影響幹擾了心態影響了操作,在飛機著陸時下降速率較大而導致重著陸並發生彈跳。從第二次著陸後飛機的姿態來看,此時飛機的主起落架已經被完全摧毀而導致飛機只能用前起落架支撐,飛機尾部與機腹發生拖地。

筆者有足夠的理由推測,被摧毀的主起落架碎片有極大的可能穿刺了飛機的油箱導致燃油洩漏,並在第二次著陸中發動機艙與機尾擦地時因與跑道摩擦產生的火花而燃燒。

紅圈為視訊中飛機與跑道摩擦產生的火花,從位置判斷是發動機艙與跑道摩擦而產生的

飛機油箱位置示意圖,SSJ100也是同樣的油箱佈局

SSJ100的中央油箱與機翼油箱均在主起落架附近

而客艙內旅客所錄製的視訊也支援這一點。從客艙內視訊來看,起火集中在機翼根部與機身下方,且燃燒之劇烈不是發動機起火所能達到的。故可以判斷是油箱受損產生航空煤油大量洩漏,引發大火。

失事飛機生還旅客所錄製的起火畫面

飛機所經之處留下了一條燃燒的燃油帶

整個機身後方都處於熊熊烈火之中

正常的發動機起火,可見與SSJ100空難完全不同

由於SSJ100飛機並沒有放油裝置,使其無法釋放多餘油料來降低重量以滿足最大著陸重量要求,而這些無法在空中緊急釋放的油量也是SSJ100迫降後燃起大火的重要原因。

至於飛行員為什麼不在空中盤旋幾圈等油量消耗掉,可能與報道的雷擊有關,雷擊對飛機電子裝置產生了一定的影響甚至產生了故障,使得飛行員判斷必須冒著超重著陸的風險來返航。

對於一架通過了FAA審定的飛機來說,其機載裝置與飛機表面天線和感測器理應通過相關測試,確保在峰值20萬伏的瞬時電流下裝置不受損。當然自然界的雷擊有時候大於20萬伏,這種情況下無法確保機內裝置完好無損,但從飛行軌跡及降落時的姿態來判斷,雷擊對飛機操控並沒有產生極為嚴重的影響。因此導致空難的重著陸因素主要為兩個:飛機落地超重以及駕駛員緊張而動作變形。從這方面來說,此次空難與當年震驚全國的南航「5.8空難」頗為相似。

相關測試標準

不該失去的生命

SSJ100共有兩處緊急出口,分別在飛機前方與後方。在這次SSJ100空難中,由於飛機後方完全被烈焰所包圍,故降落後緊急撤離只能從飛機前方的緊急通道展開。

然而根據報道,旅客們在撤離時還在拿行李架上的行李,導致緊急撤離被耽誤。這一點在現場視訊中得到了證實,先期撤離的旅客有很多人手中拿著隨身包裹。相信SU1492航班的乘務員在緊急撤離引導旅客時肯定會強調別拿行李儘快撤離,然而遺憾的是,還是有不少前艙旅客取下行李才撤離。

以筆者經驗,哪怕在正常離機時取下行李架上自己的隨身行李也需要至少十幾秒的時間,當客艙面臨緊急情況一片混亂時,取下自己行李的時間不會少於十秒。站在過道中取下行李的這十幾秒意味著通道被堵塞,後艙的旅客要耽誤十幾秒甚至更多的時間才能逃離燃燒中的飛機,而這在生死關頭就極有可能是陰陽兩隔了。

失事航班乘務員卡薩基娜如此描述:「一切都發生得太快了,沒有一秒多餘的時間,我們挨個把乘客推出去,幾乎就是拽著他們的領子把他們扔出去,這樣他們才不會在出口逗留耽誤時間。」這次空難中有一名空乘為引導旅客撤離而來不及及時逃離飛機,葬身火海之中。可見俄羅斯空乘們已經儘力了,然而這屆旅客素質不行。

現場的視訊顯示有不少撤離的旅客手中拿著行李

而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的應急響應也頗為遲緩。

以筆者在機場中遇到的類似因機械故障起飛後就返航的情況中,機場消防隊等應急保障部門會及時出動,並在跑道兩旁等待準備進行應急處置。然而SSJ100空難事件中,飛機停下來撤離已有幾分鐘了,仍未見有消防車出現在事故現場。若從飛機通知地面準備要返航的18時10分開始計算,直到18時29分落地,中間有19分鐘;哪怕以飛機首次飛過跑道的18時17分開始計算,也有12分鐘。這在國內足夠讓消防車趕到現場並進行部署了。

根據報道,飛機剛剛落地開始緊急撤離時,火勢尚未蔓延到後艙客艙內,但因沒有任何外部處置措施,無法控制的熊熊烈焰直接導致41個生命就此消逝。對於謝列梅捷沃機場這個俄羅斯最大的機場而言,這樣滯後的應急響應是非常不應該的。

在18時10分飛機就已經準備返航,距離降落有19分鐘

未能及時響應的應急處置、緊急撤離時還忙著拿行李,這些因素導致了此次空難傷亡慘重。

舉些用以對比的例子。

2018年8月28日首都航空JD5759航班在澳門由於風切變導致飛機重著陸而前起落架損毀,隨後選擇迫降深圳機場。在迫降時,深圳機場地面已做好充足準備,應急車輛到位,配合飛行員精湛的技術,在前起落架輪胎缺失的情況下安全著陸無人受傷。可以說,一個機場應急保障直接體現機場的能力。

今年3月4日,國航CA983航班飛行中遭遇貨艙火警虛警,在俄羅斯備降時進行了一場教科書級緊急撤離。在撤離過程中,空乘引導旅客不拿任何東西直接撤離,等旅客全部撤離後機組才撤離,整個過程緊張而又有序。

俄航SU1492空難用41條生命為代價,給我們好好上了一課:生死關頭,以最快的速度撤離才是最重要的——這也是每一班航班起飛前空乘都要強調的。

希望這次慘重的教訓能讓所有人知道,發生空難需要緊急撤離時,必須第一時間立即撤離,不拿任何行李財物。不然,這不僅僅會危及自己的生命,更會奪走他人逃生的機會。

 

暫無評論 寫評論
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