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正文
  • 追蹤
  • 檢舉

九首寫給前任的詩詞,體味分手後的各種滋味吧

摘要:此詞描寫了一個為情所傷的女子和傷害她的男子堅決分手的情景,借用班婕妤被棄以及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愛情悲劇的典故,通過「秋扇」、「驪山語」、「雨霖鈴」、「比翼連枝」這些意象,營造了一種幽怨、悽楚、悲涼的意境,抒寫了女子被男子拋棄的幽怨之情。多年後,當兩人在沈園重逢之時,想起往日種種,兩人都無法自持,陸遊在牆上寫下這首《釵頭鳳》,唐婉和了一首。

九首寫給前任的詩詞,

 

體味分手後的各種滋味吧!

自你走後心憔悴:

侯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贈去婢》

唐·崔郊

公子王孫逐後塵,綠珠垂淚滴羅巾。

侯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這是崔郊寫給相好的婢女的一首詩。崔郊與姑母家的婢女互相愛慕,姑母后來因為財務危機將婢女賣給了有錢人於頔。

崔郊念念不忘,思慕無已。一次寒食節,婢女偶爾外出與崔郊邂逅,崔郊百感交集,寫下了這首《贈去婢》。

後來於頔讀到此詩,便讓崔郊把婢女領去,傳為詩壇佳話。

「渣男」前任:

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詩經·衛風·氓》(節選)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於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氓》是一首控訴前任的詩。在詩中,女子回憶了自己和丈夫戀愛成婚後,經歷了婚姻的甜蜜,婚後被丈夫虐待和遺棄的過程。

直述了前任的「渣」。女子現身說法地規勸他人不要沉醉於愛情。這個女子千年前的觀點,也超有現實意義。

說好的永遠在一起都成泡影:

比翼連枝當日願。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

清·納蘭容若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此詞描寫了一個為情所傷的女子和傷害她的男子堅決分手的情景,借用班婕妤被棄以及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愛情悲劇的典故,通過「秋扇」、「驪山語」、「雨霖鈴」、「比翼連枝」這些意象,營造了一種幽怨、悽楚、悲涼的意境,抒寫了女子被男子拋棄的幽怨之情。

我愛你,可我媽不同意:

世情薄,人情惡。

《釵頭鳳·紅酥手》

宋·陸遊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

山盟雖在,錦書難託。莫、莫、莫。

《釵頭鳳·世情薄》

宋·唐婉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

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

 

 

角聲寒,夜闌珊。

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陸遊和唐婉本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卻因為母親的阻撓而勞燕分飛。

多年後,當兩人在沈園重逢之時,想起往日種種,兩人都無法自持,陸遊在牆上寫下這首《釵頭鳳》,唐婉和了一首。

兩首詞都是感嘆:向來緣淺,奈何情深。兩人此時,依然是相愛的,卻無法在一起。這樣的愛情悲劇上演了千年,依然還在上演,可悲可嘆。

承諾都是假的: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贈鄰女》

唐·魚玄機

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妝。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

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

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

這首詩又名《寄李億員外》,是魚玄機寫給丈夫李億的一首詩。魚玄機嫁與李億為妾,度過了一段恩愛纏綿、和諧美滿的生活。

後因李憶夫人不容,送於京郊咸宜觀為道士。她為道士後,對李億仍一往情深,寫下了許多懷李的詩。

她希望能早日重聚,可惜終成泡影。魚玄機在絕望之後寫下了此詩,表達有情人難求的感悟。

不要再來找我了:

相思與君絕。

《有所思》

兩漢·佚名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

何用問遺君,雙珠玳瑁簪。

用玉紹繚之。

聞君有他心,拉雜摧燒之。

摧燒之,當風揚其灰!

從今以往,勿復相思,相思與君絕!

雞鳴狗吠,兄嫂當知之。

妃呼狶!

秋風肅肅晨風颸,東方須臾高知之!

女子的戀人在大海的那一邊,女子做了一支精美的玳瑁簪準備送給自己的戀人。可當她得知戀人已經變心之後,十分悲傷。

她燒掉了玳瑁簪,並決絕的表示:我同你斷絕相思。果斷決絕,不拖泥帶水,這就是分手的最好姿態。

將你的深情給其他人吧:

將你從前與我心,付與他人可。

《卜運算元·贈妓》

宋·謝希孟

雙槳浪花平,夾岸青山鎖。

你自歸家我自歸,說著如何過。

我斷不思量,你莫思量我。

將你從前與我心,付與他人可。

兩人即將要分手了,這一去,應該不會再見面了,於是詩人說:我也不會再想你,你也不要再想我了,將你從前對我情意,盡心付給他人吧。

這是分手的最好狀態了,你不打擾我的生活,我不打擾你的生活。

祝你找個好人家: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唐代《放妻書》

凡為夫婦之因,前世三生結緣,

始配今生為夫婦。

若結緣不合,比是冤家,故來相對;

即以二心不同,難歸一意,

快會及諸親,各還本道。

願妻娘子相離之後,重梳嬋鬢,

美掃峨眉,巧呈窈窕之姿,

選聘高官之主。

解怨釋結,更莫相憎。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暫無評論 寫評論
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