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技 / 正文
  • 追蹤
  • 檢舉

90萬人付費觀看,畫面不堪入目!

組建團隊在境外技術搭建和維護非法APP直播平臺,組織招募國內色情主播到平臺從事色情表演,吸引90餘萬名網民註冊會員付費觀看,非法牟取暴利……5月23日,湖北省公安廳在麻城召開新聞發布會,對外通報公安部部督「301」網路傳播淫穢物品案告破。

警方徹底摧毀了這個以網遊公司為幌子跨國實施網路犯罪的團夥,查封關停境內淫穢色情直播平臺6個,抓獲犯罪團夥成員20名,涉案金額高達1600餘萬。這是湖北打掉的最大的跨國網路淫穢色情直播犯罪團夥。

手機APP軟體背後

暗藏色情直播平臺

2018年3月份,麻城市公安局接到市民報警稱,自己在一個QQ群內,下載到一款名為「花花」的APP視訊直播軟體,該平臺涉嫌色情直播表演牟利,短短几天讓他花了近萬元。

民警進入該平臺後,發現頁面內充斥著若干個色情主播照片,點選進入直播間後主播進行淫穢色情表演,畫面不堪入目,熱度最高色情主播線上表演時,單個房間同時線上觀看人數高峰期達2千餘人。

註冊會員通過第三方平臺充值購買虛擬鑽石、跑車、飛機、火箭等道具,道具價格不等,最低的0.5元,最高的價值1888.8元。觀眾通過贈送道具與主播進行互動,贈送道具價值越高,主播就會按照要求進行各種色情直播表演。

↑主播軟體頁面

該案涉及100多個「家族長」(線下的『媽媽桑』),數萬名主播,平均年齡20多歲。平均下來,每名主播半個月可賺收入3萬元。這些主播中,有一部分是家族長通過高薪廣告吸引而來,最開始做的是合法的直播,後發現平臺其他主播涉及色情行業收入高,而轉為色情主播。

主播除了線上直播外,還通過加觀眾的微訊號,單獨聯絡。麻城警方抓獲的第一名主播系21歲的韋某,她平均每天線上10小時,半個月收入3萬元,還可提供線下「升級版」服務。

在境外實施遠端控制

僅5個月收入高達1600萬元

經進一步調查,民警發現這個直播平臺背後有一個嚴密的組織架構,層級分明,每個層級之間利用網路虛擬身份,進行單線聯絡,互相不知道真實身份。組織架構分為老闆、執行維護、廣告推廣、客服管理、支付結算、家族長、主播等層級。

平臺通過與「家族長」合作,招募色情主播,僱用專人進行「引流」,通過社交軟體對色情直播平臺進行廣告推廣,吸引網民下載註冊。分佈在全國多地的色情主播通過手機進行網路色情直播,誘惑網民贈送道具,謀取暴利。

↑打賞頁面

經查證,該平臺從2017年11月開始執行。截止2018年3月,在短短的5個月內,已註冊會員90餘萬人,非法獲利高達1600餘萬元。

粉暴、葫蘆、花花、旺旺、獨角獸……為躲避警方偵查打擊,該犯罪團夥先後五次更換色情直播平臺伺服器和APP軟體外殼,並安排專人長期駐守在蒙古國,利用外國銀行賬戶對涉案資金進行「洗錢」。

湖北警方赴菲律賓緝捕遣返主犯

犯罪團夥被徹底摧毀

在浙江、江蘇及廣東深圳等多地警方協助配合下,湖北警方兵分多路對該犯罪團夥成員開展收網行動,財務會計、技術維護、家族長、色情主播相繼在上海、深圳等地落網,色情直播APP平臺被查封,18名犯罪團夥成員落網。但該平臺的一號人物、組織者洪某某(男,34歲,福建省廈門市人)和資料維護員李某(女,36歲,遼寧省瀋陽市人)不知所蹤。

↑專案組押解嫌疑人準備登機

為了徹底摧毀該鏈條,專案組決定繼續對案件進行深挖。警方最終查明,2018年4月15日,當獲知團夥成員相繼落網後,正在蒙古國遠端操控的組織者洪某某為逃避法律制裁,從蒙古途經韓國潛逃至菲律賓藏匿。

在菲律賓馬尼拉,洪某某邀約李某前往會合,並糾集當地華僑及從國內招聘人員,在菲律賓搭建「金哪吒」APP直播平臺,繼續從事相關犯罪活動。

↑嫌疑人被押送回國

今年4月22日,經報公安部批准同意,湖北省公安廳網安總隊、麻城市局組隊前往菲律賓對相關犯罪嫌疑人開展緝捕遣返工作。

洪某某具有很強的反偵查意識,在菲律賓當地居無定所,跨國緝捕遣返工作面臨嚴峻挑戰。

視訊:湖北警方打掉20人跨國網路淫穢色情直播犯罪團夥

專案組民警迎難而上,在我國駐菲律賓大使館警務聯絡處大力協調下,於4月26日配合菲律賓執法部門成功抓獲藏匿在菲律賓的平臺組織者洪某某和資料維護員李某。4月30日,專案組順利將犯罪嫌疑人洪某某、李某押解回國。至此,該色情直播平臺被徹底搗毀,20名團夥成員全部落網。

↑涉案物品

湖北警方先後輾轉北京、杭州、深圳、烏魯木齊、二連浩特、徐州、晉江、合肥、西安等地,繳獲作案用電腦、手機等33部,提取固定相關電子證據1.2TB。

暴利驅使網遊公司鋌而走險

經營色情直播平臺

該案成功偵破,實現了對境外操控、技術搭建、廣告推廣、招募主播、資金結算等各個非法利益環節的全鏈條打擊。

經查,犯罪嫌疑人洪某某在上海開辦有一家名為「上海鼎娛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專門從事網遊開發。他和公司股東相繼投資了4000萬,但是公司業務不景氣,難以維持。在一次閑聊中,洪某某獲知經營色情直播平臺賺錢快,便動了歪心思。

菲律賓執法部門在機場向我方移交嫌疑人

2017年9月份,洪某某便組織公司的原有股東和員工,開始運營色情直播平臺。為了吸引網民下載註冊,該團夥聯絡了家族長和直播,不斷在社交軟體中推廣色情直播APP軟體,甚至與網路賭博團夥勾結,藉助色情流量推廣賭博網站。

目前,該案件正在進一步深挖中。

 

暫無評論 寫評論
加載中...